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妖魔哪里走_ 424.火焰身樽者(感谢大家支持)-笔趣阁

时间:2021-04-26 14:1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全金属弹壳小说妖魔哪里走 424.火焰身樽者(感谢大家支持)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这一番话说的没有漏洞,姐弟二人情感恳切。

    可是王七麟不相信!

    见他不屑的冷笑,郑板英咬咬牙道:“我承认,让我姐姐的鬼魂上柳青涟身躯也有想趁机占柳家财产的目的,但是我家确实没有害死祖先生!”

    他怕王七麟等人还是不信自己的话,便索性一股脑将所有的事说了出来:

    “从过年开始,娇娘情况就不太对,总是闭门不出,所以我们一家人很是关注她,因为它是个鬼,我们担心它身上出什么岔子。”

    “中元节的傍晚,娇娘忽然不见踪影,柳青漪的身躯变成无主物,于是我们家里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将一直供奉的我姐鬼魂请出来,让她附身到柳青漪身上。”

    “可是我姐姐无法固魂其上,无奈之下,我只好在上元节后请来了祖先生,让他帮忙来给我姐固魂。”

    “他到来后我领着他去见我姐姐,然后……”

    说到这里他突然欣喜起来,叫道:“我想起一件事,祖先生帮我姐姐稳了鬼魂,并且还很热情的帮我家做了个驱邪的上元傩戏,但他没要钱,他要走了在我家翻找出来的一个黑色弹丸。”

    谢蛤蟆立马问道:“黑色弹丸?多大?什么样子?”

    郑板英想了想说道:“什么样子?就是黑色的个小球,比我拳头还要小点,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找到的,拿到后他就问我能不能把这东西给他,说对他修炼有裨益。”

    谢蛤蟆若有所思的点头,他低声对王七麟说道:“九阴舍利!”

    王七麟诧异。

    将军府里怎么会有九阴舍利?

    这东西在听天监的诡事录上有相关记述,高僧圆寂后火化能得到舍利,而鬼死后消散也能得到舍利,这就是九阴舍利。

    舍利难得,九阴舍利亦难得,正如舍利是修为有成、六尘不染的高僧所出,九阴舍利的诞生也有讲究,得是作恶多端、大凶大恶且修为高深的鬼死后所化。

    王七麟杀鬼这么多,却从未见过九阴舍利!

    当然这也与他杀了鬼后造化炉就出来打扫战场有关,而且当前来看,他还没有没杀过修为很高深的鬼。

    不过从这点足以能看出,这九阴舍利多么罕见。

    王七麟心里思索,并疑惑的看向谢蛤蟆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柳氏娇娘到底哪里去了?祖先生又是怎么死的?”

    谢蛤蟆给他一个眼色后作苦苦沉思状,他问郑板英道:“郑先生,令郎娶了柳氏娇娘后,是不是依然去勾栏院寻欢作乐?”

    郑板英争辩道:“文人仕子去勾栏院,怎么能叫寻欢作乐?”

    谢蛤蟆怒视他一眼喝道:“无量天尊,这对女人来说都一样,你正面回答老道,他是不是依然这么做?”

    郑板英悻悻的说道:“年前没怎么去,年后确实去的比较多。”

    谢蛤蟆正色道:“真相应当明了,王大人,老道士猜测是娇娘曾经受过男人的伤害,所以她对男人本来就没有信心。但郑公子才华出众、俊采星驰,娇娘被他迷住了,进而嫁给了他。”

    “可是正月开始,郑公子频频出入烟花场所,这又把娇娘给刺激到了,于是她伤心之下放弃了这具躯壳,离开将军府去寻找她自己的归途了。”

    王七麟狐疑道:“是吗?郑公子在勾栏院的名声很大,她跟随郑公子之前难道没有做好这准备?”

    谢蛤蟆轻叹道:“无量天尊,当时郑公子或许向她做出过一些承诺,再者对于妖魔鬼怪来说,正月的日子非同一般,九州内外鞭炮齐鸣、锣鼓喧天,这对妖魔鬼怪是很大的折磨。”

    “这种情况下,自家男人没有留在家里安慰惊恐的自己,反而去勾栏院寻欢作乐,娇娘应当是忍受不了这件事。”

    王七麟恍然:“我明白了,正月对于妖魔鬼怪来说,就像怀孕对于寻常女人,这段时日它们是非常敏感的。”

    他想到元宵节当天的事,那天他看到过郑不世跑去花前宴喝酒,而且左拥右抱喝的腰子估计都软了,娇娘恐怕也是在那天彻底心死了。

    他又想到绥绥娘子,自己也在元宵节当天跑去勾栏院喝酒来着,不过还好那是公务招待没办法的事,而且自己连女人的手都没有碰过,所以绥绥娘子只是把自己拒之门外。

    但从这点可以反映出娇娘当时的绝望孤苦,好脾气如绥绥都受不了自己在元宵节当夜去勾栏院进行公务招待,何况脾气不好的娇娘?何况郑不世可不是像自己一样去勾栏院做公务招待,他是真去搞娘们!

    搞清楚娇娘心情和去向后,王七麟只剩下一个疑问:“那祖先生是怎么死的?”

    谢蛤蟆说道:“他得到了一枚九阴舍利,于是回到姚家口后便想吸收这九阴舍利来增进修为,结果他不知道这东西的邪性,最终吸收了九阴舍利的不是他,而是他背上的那群小鬼。”

    “小鬼修为精进,最终祖先生压制不住它们,遭到反噬,被它们给吃掉了精血,横死当场!”

    王七麟迟疑问道:“会是这样?”

    谢蛤蟆郑重其事的点头:“无量天尊,老道的推测应当不会错。”

    得到这答案王七麟叹了口气,祖先生死的挺可惜。

    既然查清楚了案情,那便没有必要继续留下了,他向郑板英抱拳告辞,摇头离开。

    郑板英恭送他们离去,然后正常的回到家里晒太阳喝茶。

    等到下午时分,他抬头看看西斜的日头,这才又去了后院推开小门。

    他摒弃丫鬟,看向床上女子:“阿姐,一切还好吧?”

    女子叹气道:“你谨慎了半辈子,为何今日忽然走漏风声?”

    郑板英烦躁的在屋子里转了一圈,问道:“咱们在这里说话安全吗?会不会隔墙有耳?”

    女子失笑道:“这时候倒是来了你的谨慎劲!隔墙有耳?听天监还能在这里布置下密探?”

    郑板英道:“你别小看他们,那个王七麟可不好对付呀,他有一个灵兽是玄猫,若玄猫藏在这里偷听咱们的谈话怎么办?”

    女子慵懒的伸出手臂打了个哈欠,道:“放心,宅子里头没有外人了,这屋子里肯定没有玄猫,我刚才都仔细搜查过了,有任何生灵绝比不过我的耳目。”

    郑板英见她说的笃定,便放心的坐了下来。

    但他坐不安稳,坐下后转了转屁股又站起来,道:“阿姐,我也没有办法,这王七麟太难缠了,他认定祖先生的死与咱们有关,要是不给他一个交代,他肯定不会撒手。”

    “那你就说出九阴舍利的消息?”女子不悦的说道。

    被她这么一责备,郑板英顿时生气了:“你告诉我,那时候我能怎么办?要不是你演不好柳氏娇娘那女鬼,事情岂会这么麻烦?”

    女子反驳道:“我对柳氏娇娘才有多少了解?那王七麟对她又有多少了解?如果不是故意露出马脚而是让他抓到痛脚,你以为他还会信咱们的话?”

    “再说,让他知道柳氏娇娘烟消云散又能如何?那只是一个女鬼罢了,你为何非得暴露出九阴舍利的消息?”

    郑板英不耐的说道:“我当时想不到其他能用来解释祖先生死亡的借口,早知道留他一命。”

    女子冷冷的说道:“他给我固魂的时候,发现了我的秘密,就从这一点来说便不能留他性命。”

    郑板英叹气:“也是,谁能想到一个村角旮旯里的方士之死,竟然还能惊动听天监?既然他能惊动听天监,那死的他确实比活的他更安全。”

    女子又柔声说道:“算了,老幺,事情已经解决了,别发愁了。”

    郑板英凝重的说道:“不,事情没有解决,那个道士,你没有觉得他很反常吗?”

    “哪里反常?”

    “他最后在为我们说好话!王七麟依然在怀疑我们,是他想方设法圆了这桩案子,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郑板英越说越是惶恐:“他会不会猜到我们手中有火焰身樽者?”

    女子断然道:“绝不可能,此物非中原之物,是爹爹自西域所得。存入咱们家里已经有五十年之久,以至于现在在塞外都打听不到它的消息了,甚至连拜圣火教都放弃寻找它了,一个铁尉的跟班道士,怎么能知道它的存在?”

    郑板英道:“铜尉。”

    “什么?”

    “王七麟现在是铜尉,”郑板英叹气,“这小子升的很快,很厉害,唉,为什么他不是我儿子?他若是我儿子,我便将这火焰身樽者传给他,他一定能与爹一样,用这东西闯出一番天地。”

    听到这话女子猛的坐了起来,叱道:“凭什么?这火焰身樽者是我的。幺哥,我如今已重新为人,等我魂魄稳定下来,我便去西域做拜圣火教的圣女,到时候权柄在握,给你一国国师当当,怎么样?”

    郑板英苦笑道:“我对这些东西毫无兴趣,只想把爹留下的基业给守好。”

    女子翻了个白眼:“老幺,你真是丢郑家的脸,还是与以前一样没有出息。”

    郑板英敷衍道:“对对对,我没有出息,咱的哥哥们和你有出息。”

    女子不悦道:“你这话什么意思?爹与哥哥们虽然没有了身躯,但只要时机一到,他们依然能回来。”

    说到这里她突然生气了:“你为何偏偏提早把我给叫出来?我的修为还太差,所以才无法融合进这具身躯中。而且这身躯也太差了吧?”

    郑板英无奈道:“阿姐,你不清楚情况,现在咱家没钱了,都快要断粮了,你那外甥又没有出息,花起钱来大手大脚,我怕他一旦没钱花了会把宅子给卖掉。”

    “所以你这具身体很重要,她家里还有许多财富,咱将她家财富接引过来,家里日子才能过的下去。”

    女子不屑道:“你真是没有出息。”

    郑板英点头:“对对对,你最有出息。”

    姐弟二人交谈一番,互相倾泻了担忧,心里好受一些。

    入夜之后郑不世还没有回来,倒是他的小厮回来传了个口信:“老爷,少爷说他今日碰到了一名知己,酒逢知己千杯少,他在花前宴喝多了,今夜就在那里宿下了,不回来了。”

    郑板英没好气的挥挥手说道:“让他死在那里吧,不好好读书,好不容易有点功名,现在这般作践自己,真是可恨!”

    小厮讪笑一声离开。

    郑板英背着手在屋子里转了转,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连连叹气。

    最终他取了三支香点燃插进大堂北墙下的一尊方形香炉,又抬头看向面前的画卷,口中喃喃有词:“爹、诸位兄长,你们何时才能修炼有成再回世间来?”

    画卷上的道君捻须微笑,座下童子娇憨可爱。

    他失魂落魄的走出大堂,一道乌云遮住了月光,一道黑墨般的身影灵巧的离开他的影子,钻进了柱子阴影中。

    一直到第二天入夜,郑不世才懒洋洋的回来。

    他一看就是纵情酒色精力透支,满身的酒气,走起路来脚步踉跄,眼袋青黑、一脸倦色。

    郑板英叫他,他也不答应,就是低着头摇摇晃晃的往屋子里走。

    小厮要上去扶住他,结果伸手后倒吸一口凉气:“呀,好凉,公子爷您是不是得了风寒?”

    看着儿子的样子、听着小厮的话,郑板英心里一跳,他急忙快步走过来喝道:“逆子,没听到爹在叫你吗?”

    郑不世推开小厮懒洋洋的说道:“听到了,我很困……我要回去睡觉……”

    短短一句话,拉了两个长音,声调中气不足。

    郑板英伸手握住郑不世手腕,他的表情顿时阴翳起来,一把掐住儿子的脖子将他推到了红灯笼下。

    灯光照耀,郑不世身后有两个影子!

    郑板英厉声问小厮道:“少爷这两天到底去哪里了?”

    小厮吓得一哆嗦,道:“回禀老爷,他一直待在花前宴——哦,昨天夜里公子爷和他的新老朋友喝酒到很晚,然后他们要试胆,好像去了趟金风玉露的旧址。”

    金风玉露也是一家勾栏院,曾经艳名满上原,但多年前一个被拐进院里的姑娘不甘受辱,一把火将它给烧了,烧死不少花娘和客人,所以如今只剩下个旧址。

    据说那地方闹鬼,曾有不止一个外地人说他们曾经在那旧址上见到过一个热闹的勾栏院。

    郑板英闻言大怒,他生气的跺了跺脚道:“少爷整天沉迷酒色,你还敢让他去那种地方?就他这点阳气,去了不是铁定会撞鬼吗?还不快去听天监请……”

    小厮急忙转身往外走,郑板英又猛的喝住他叫道:“算了,不用了,你回去歇息吧,这两天你也辛苦了。”

    “啊?不去听天监请大人来给少爷驱鬼吗?”小厮纳闷。

    郑板英阴翳的说道:“不必,老爷我刚才看错了,少爷没事,你下去吧。”

    小厮离开。

    郑板英推着儿子进入大厅,随即将门窗全给关闭起来。

    他又去点燃三支香插入方形香炉中,回头冲郑不世喝道:“还不过来跪下?”

    郑不世打着哈欠道:“爹,你搞什么?我很累了,我要回去睡觉。”

    郑板英上去将他给拖了过来,一脚踢在他膝弯上将他踢得跪倒在地:“闭嘴,老老实实给列祖列宗磕头!”

    郑不世开始磕头,他伸手在方形香炉上扭动抽插一番,随即巨大的香炉脱落下一些铜片,露出一个粗大的金身佛像。

    但这佛像没有头颅,肩膀开始中空,正是如香炉一样,此时里面还燃烧着三支香。

    一阵寒风忽然吹了进来。

    郑板英心里一沉:不好!

    他赶忙抱起金身佛像香炉指向风来处,结果听到一个声音:“无量天尊,郑先生还是收起法宝吧,这火焰身樽者一开,怕是先收走你儿子的阴魂!”

    一扇窗户打开,一个老道士漂了进来。

    郑板英顿时面色颓然:“谢大人好心机,我就猜到你昨天突然变化的态度有问题,但没想到你这么有耐心,昨天没有出手,而是选在今天出手,且是拿我儿子为幌子。”

    谢蛤蟆抚须微笑:“老道从来不以人子威胁人父。”

    他猛的一伸手喝道:“过来!”

    跪在地上的郑不世飘飘荡荡的被他吸走,谢蛤蟆在他额头上一点又在他双肩拍了拍,他手中的人顿时变成了纸人。

    郑板英眼睛顿时眯了起来:“如生纸人?!”

    谢蛤蟆笑而不答,问道:“无量天尊,郑先生是自己交出这火焰身樽者还是让老道去抢夺?”

    郑板英更颓废了,他叹气道:“唉,果然没避开你的眼睛,你知道火焰身樽者?”

    谢蛤蟆说道:“九阴舍利何其难得?柳氏娇娘的鬼魂岂能化出九阴舍利?除非有这火焰身樽者为烘炉炼它!”

    说着他也叹了口气:“郑先生,你们真狠啊,竟然用火焰身樽者炼了你家儿媳妇的魂魄!”

    郑板英叫道:“别把我说成十恶不赦之辈!你以为那个鬼是好东西吗?”

    “她进入我家家门不过是想借我家的手对付柳金德!柳金德被惩处后她就不守妇道了,我儿子只是去喝个花酒玩个女人,她竟然要害死我们一家!”

    说到这里他看向纸人,然后猛的横下心来:“我知道犬子在你们手里,但你想以此威胁我交出火焰身樽者绝不可能!”

    又是一扇窗户打开,郑女英俏脸含煞随风飘进:“谁想夺我家传家宝?姑奶奶在此,任何人休想……”

    她的身影吸引了郑板英的眼神,就在这时候,一个黑影突然从供桌上贡品阴影中窜出,爪子挥出就是一记喵喵拳!

    迅雷不及掩耳!

    郑板英吃痛松开手臂,金身佛落下但没有摔在地上,黑猫凌空飞出俩圆球似的小尾巴垫在了金身佛下,它追着金身佛落地,然后站起来用前爪推着金身佛以俩小尾巴做轮子,跟推小车似的一路推着飞奔而去。

    两条腿跑的也怪快!

    郑女英厉声道:“孽畜敢尔!”

    她袖子一挥一条绫罗锦缎如长蛇般飞出,接着一声‘剑出’,一把利剑瞬间出现在绫罗锦缎上,像钉子一样将它给钉在地上。

    迦楼罗御剑,就是个快!

    王七麟随后跟着从窗口窜进来,不等落下双手在地上一撑接着向前跳起,兔起鹘落出现在八喵跟前,将金身佛一把给捞在了手里。

    见此郑女英气的娇躯乱颤,她愤怒的看向谢蛤蟆又看向王七麟,最终目光定在郑板英身上,咬着牙说道:“你真是没有出息!竟然让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不过两个人,哼哼,姑奶奶不怕!”

    外面响起沉重的脚步声,还有个粗糙大嗓门吼道:“谁说两个人?不把大爷当人吗?吞口哥,你跑快点,吞口哥你行不行?”

    还有个声音幽幽的响起:“徐爷,我在墙外,我把风的。”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