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_ 617 资本输出-笔趣阁

时间:2021-04-08 16:0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鲇鱼头小说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617 资本输出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陈荔秋大概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当初的一念之差,居然把李牧这个妖孽从清国带到美国,成就了如今的这份事业。

    在幼童出洋肄业局,李牧和骏马集团都属于绝对禁忌的话题,从来没有人敢在幼童出洋肄业局公然谈论其李牧和骏马集团。

    但是在现在的美国,李牧和骏马集团又是一个绝对绕不过去的话题,骏马集团凭借其极其庞大的产业链,已经渗透到美国人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无论是日常生活中的生活用具,还是诸如汽车这样的奢侈品,每隔一段时间,骏马集团总是会登上报纸的头版头条,时时刻刻提醒着美国人,有这么一家企业,正在为他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服务。

    幼童出洋肄业局的工作人员还算是有办法,骏马汽车工厂生产的汽车虽然好用,但目前幼童出洋肄业局一辆也没买,使用的还是最普遍的马车,至于骏马集团生产的不锈钢生活用品,幼童出洋肄业局的工作人员同样有办法回避,他们是用的还是产自清帝国的瓷器,并且美其名曰“勿忘国本”。

    即便如此,在斯普林菲尔德乃至整个新英格兰地区,金马集团的影响力已经无处不在,幼童出洋肄业局,也不可避免的受到影响,都在斯普林菲尔德街头,随处可见骏马集团的广告,整个是普林菲尔德,更是有超过三成的市民是在为骏马集团服务,这使得骏马集团的制式服装遍布斯普林菲尔德的大街小巷,陈荔秋即使是想回避,也无法做到视而不见。

    生活就像那啥,既然无法反抗,那就好好享受吧。

    陈荔秋不得不面对现实,在和海斯总统会面之前,陈荔秋还是要首先和李牧进行一下沟通,这样或许能事半功倍。

    既然是在幼童出洋肄业局的任期内注定要折戟沉沙,那么在清国驻美大使的任上,陈荔秋就要做出点成绩来,否则怕是无法向国内交代。

    陈荔秋下午3点从纽约下火车,3点45分抵达纽约克林顿城堡酒店,之后就开始准备和李牧的会面。

    刚陈荔秋始料未及的是,现在的李牧已经和当初的李牧不同,想见李牧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从4点半到6点,先后有三拨人和清国驻美大使馆的工作人员进行前期沟通,李牧本人则是一直到7点半才姗姗来迟。

    “大使先生请见谅,实在是俗务繁忙,所以才姗姗来迟…”李牧见到陈荔秋之后挺客气,该道歉道歉,不过诚意就没有那么足。

    “无妨、无妨,这么大的家业需要打理,自然不可能无拘无束…”陈荔秋按照惯常模式开始客套,虽然语气热情得很,但脸上的笑容略微有点僵硬。

    当然了,让陈荔秋尴尬的事还在后面呢,李牧一开口,差点儿就把陈荔秋噎了个半死:“大使先生,我只有半个小时时间…”

    这话未免太直接了点儿,差点儿把陈荔秋噎的背过气去。

    “那我们就长话短说…”既然时间紧迫,陈荔秋也就不再客套,抓紧时间表明来意。

    “海斯先生的性格还是很好的,目前中美关系…清美关系正处于蜜月期,所以您大可不必如此小心翼翼,该提的要求大胆提,该说的事大胆说,洋人也不比咱们多长一个脑袋,最主要的还是平常心…”李牧给不了陈荔秋太多建设性意见,李牧和海斯之间的交流方式,也肯定不适合陈荔秋。

    不只是美国人,此时所有的洋人,在清帝国都已经被“神化”,“洋大人”的事情大于天,对于很多官员来说,见到红眉毛绿眼睛的洋鬼子,比见到他自己的亲爹还要亲。

    陈荔秋是和李牧同船抵达美国,在美国也已经生活了好几年,所以对美国人的了解肯定比清帝国其他官员高一些,最起码陈荔秋见到洋人不会唯唯诺诺。

    这已经是个很大的进步了。

    只不过距离李牧的要求,还是有点远。

    “你已经加入了美国籍,是标准的美国人,所以咱们现在的立场不同,你的经验对于我来说并不一定有用。”陈荔秋还保留着几分理智,这要是按李牧说的,大大咧咧的去见海斯,估计见完之后,陈荔秋也要打道回府了。

    “别着急,别着急,大使先生,首先您得知道,清国对于美国的重要性非比寻常,美国非常希望能在清国这里得到,从其他国家那里无法得到的承认,所以大使先生完全不必担心…倒是我本人,还有一件事不大明白,听说前段时间在琉球进攻日本的过程中,清国好像出售给日本政府一批武器弹药,不知道大使先生对这件事怎么看。”从李牧的角度出发,他才不管海斯召见陈荔秋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李牧之所以来见陈荔秋,主要还是为了这件事。

    “这件事…里姆先生你也应该知道,陈某身在美国,对于国内的事并不清楚,且待陈某了解一下,定会给您一个交代…”陈荔秋才不会自找麻烦,推了个一干二净。

    这事儿吧,实在是不大好说,往小了说,清帝国此举,只是被利益冲昏了头脑,所以才和日本政府达成这次交易。

    往大来说就有点不足为外人道也,毕竟骏马集团是一个以华裔为主体的企业,所以骏马集团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清帝国潜在的敌人,而日本相对于骏马集团来说只是肘腋之患,所以清帝国此举并不令人意外。

    至少对于李牧来说,这是情理之中。

    虽然李牧能够理解清政府为什么这么做,但该做的姿态还是一定要有,否则就和李牧的人设不够相符。

    至于陈荔秋对李牧的称呼,实际上,这是个很令人发愁的问题,原本按照李木和陈荔秋之间的关系,陈荔秋本不需要如此见外,但考虑到李牧现在的身份,陈荔秋又不能等闲视之,所以“里姆先生”这个习惯意义上的称呼,就成了陈荔秋最好的选择。

    “照你这么说,我现在就该给总统先生发封电报,虽然在美国和清国的关系上,我本人并不该说三道四,但考虑到清国政府实际上的对骏马集团的敌意,最起码我应该让总统先生知道我本人对清帝国的态度。”既然陈荔秋不肯面对现实,那李牧也干脆的不再绕弯子。

    “这…何至于此,何至于此…”陈荔秋感觉头皮有点发麻,如果李牧揪着一点不放,那陈荔秋还真不好解释。

    “怎么不至于如此?虽然我现在已经加入美国国籍,但毕竟我们之间还有几分香火情,所以在此之前,不论是骏马集团和清国政府新的武器供销合同,又或者是技术转让,我本人都持支持态度,现在看来,呵呵…”李牧占了便宜又卖乖,真让陈荔秋有苦说不出。

    自从太平天国运动之后,清国中央政府和清国地方政府已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李牧所谓的合作,安全是指和清国地方政府之间的合作,站在清国中央政府的立场上,对这种合作应该是持反对态度。

    所以李牧现在的话就比较扯蛋了,明明是在给清帝国培养反对势力,但从李牧嘴里说出来,却成了和清国政府之间的合作,这样陈荔秋实在是有口难言。

    “大使先生应该知道,骏马集团几乎是由美籍华裔组成的企业,骏马集团也一直致力于后备力量的培养,未来的骏马附属学校和斯普林菲尔德理工学院,将会为骏马集团提供源源不断的人才,这些人有可能为骏马集团服务,当然也有可能返回清帝国做他们自己愿意做的事,我本人对这种事原则上是不加干涉的,所以何去何从,还希望大使先生好自为之…”李牧的话说的有点托大,但考虑到李牧的身份,说出这样的话也并不算过分,如果是换是换成洛克菲勒,说不定会说的更难听。

    和美国现在的这些大亨相比,李牧已经算是比较好说话的了,换个人,如果出了这种事情,说不定现在就已经进行全面报复,那对于现在的清国来说,无异于将是灭顶之灾。

    清国政府对华人的态度不需要更多赘述,所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宁与友邻不予国人,大抵都是这一时期的真实写照。

    清国对于骏马集团的担忧也不完全是空穴来风,从上一次纽约独立百年展览会上,李牧对于清国的态度上可以得出结论,李牧本人对于清国的态度,基本上是不大友好的,所以清国政府非常担心,一旦骏马集团征服了琉球和日本,那么骏马集团接下来会不会将目标放到清帝国身上。

    “此事万万不可…李牧你对清国既然还有感情,那么就该知道,值此内忧外患之际,万万不可再起纷争,所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切不可因一时好恶,置天下黎民于不顾…”陈荔秋最怕的事终于来了,如果李牧真的要对清国进行资本输出,那陈荔秋将要面对的,就将是近似于“叛国、姿敌”之类的责任,这可是满门抄斩的罪名。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那倒也未必,有个问题我一直不明白,还请先生为我解惑,现在的清国政府,真的能为我亿万华人带来稳定的幸福生活吗?现在的清国政府,又真的在乎我亿万华人的死活吗?”既然话说到这个份上,李牧也就不再遮遮掩掩,直截了当质问陈荔秋,问题还无比的诛心。

    面对李牧的疑问,陈荔秋马上败下阵来,虽然陈荔秋挂在嘴边上的是生是我大清的人,死是我大清的鬼,实际上陈荔秋比谁都清楚清政府对于华人的态度,这个话题在清帝国,就像是李牧和骏马集团在幼童出洋肄业局一样,属于是绝对意义上的禁止禁忌话题,别说不能提,想都不敢想。

    谈话进行到这份上,自然也就不欢而散,离开纽约克林顿城堡酒店,在返回总督岛的车上,严顺终止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和这种人说话,简直就是对牛弹琴,没有任何意义…”

    和一个自幼接受忠君教育的人聊这样的话题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李牧早早就考虑过这个问题的答案,但是李牧还是要说,就像是曾经的那些革命先行者一样,虽然他们知道,他们的前路将会无比坎坷,但依旧会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曾经的戊戌六君子之一谭嗣同,在慷慨就义的时候,曾经说过一段话,原文具体是什么,李牧已经记不大清楚了,大概意思是: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清国未闻有流血之牺牲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

    这段话要是放到21世纪,估计会招致无数的嘲讽和谩骂,实际上在谭嗣同所处的那个时代同样是这样,但正是因为有无数个谭嗣同这样的人在漫长的黑夜中苦苦摸索,才有了未来国人的幸福生活。

    好吧,有些人又会说,我的生活一点也不幸福,但这和那些革命先烈无关,还是先从自己身上找答案吧。

    转天,李牧派人把司徒雷叫到在李牧在炮台公园骏马集团总部的办公室:“如果我现在要对清国进行资本输出,那么胜算大概有多少?”

    换成是其他国家,李牧想要做什么,根本不需要和其他人商量,但清国对于李牧来说意义毕竟不同,所以李牧需要更多意见作为参考。

    “资本输出…里姆你所指的是什么?”司徒雷一头雾水,没有理解李牧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如果我想在清国推翻清国政府的统治,那么我应该怎么做?从哪里开始?”李牧也算是病急乱投医,要说颠覆国家政权这种事,李牧原本是最擅长的,司徒雷和他的春田安保公司,充其量也就只能扮演个执行者,让司徒雷给李牧做参考,也实在是有点太勉为其难了。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